李蓬国:“在家打麻将被砸”事件和解,“道德战胜法”何以完胜?


湖北省孝昌县人民政府网站2月18日发布消息,2月13日下午,孝昌县陡山乡疫情防控工作人员巡逻时,发现林河村一村民在107国道临街面的家中敞开门打麻将,进行劝阻未果。工作人员巡逻返回时再次劝阻,摔了麻将桌上

在家打麻将被砸”事件引发广泛且强烈的批评,可是,这种恶劣的违法行为居然和解了。我以为,此事的发生及其和解,反映了“道德战胜法”仍有市场而且能够轻易获得“完胜”。

当地官方网站发布一份《关于“劝阻一家三口打麻将发生冲突”事件的情况说明》,处处在为该事件辩护。明明是“一家三口在家打麻将被砸、被打耳光”,在这里就变成“劝阻一家三口打麻将发生冲突”。既然是“冲突”,当然就不是一方的错,而是双方的错。而且,这冲突是由于“劝阻”导致,而“劝阻”是没有错的,要怪只能怪被劝阻的人不配合。

通报称,“疫情防控工作人员巡逻时,发现林河村一村民在107国道临街面的家中敞开门打麻将,进行劝阻未果。工作人员巡逻返回时再次劝阻,摔了麻将桌上的茶杯,村民打了工作人员耳光,随后双方发生冲突,造成不好社会影响。”如果“敞开门打麻将”是错误的,那么,敞开门吃饭有没有错呢?如果一家人在家打麻将是错误的,那么,正如被打小伙子所质问的,“难道一家人不可以坐在一起吃饭吗?”

网传视频显示,一位身穿迷彩服、手臂戴着红袖章的男士冲到某户人家里,二话不说拿起麻将就打砸,打麻将的三口人中一位年轻小伙子心里憋屈就回砸了一下。导致紧跟着冲进来几位佩戴红袖章的志愿者,他们扇了年轻人耳光,随后把麻将机拖到屋外砸坏。

明明是“红袖章”冲进别人家里二话不说就打砸,通报却说是反复劝阻无果才“摔了麻将桌上的茶杯”,而村民打了工作人员耳光,随后“双方发生冲突”。按这么说,村民家里遭人闯入和打砸,他们是不该反抗的,只能乖乖看着,默默忍者真是岂有此理!

通报称,“此事反映出部分工作人员在防控工作中存在方法简单、行为失当。事发后,孝昌县责成陡山乡对有关工作人员进行严肃批评教育,乡长两次登门道歉。”原来闯进别人家里打砸和打人,并不是违法行为,而是“防控工作中存在方法简单、行为失当”罢了。既然只是工作方法问题,当然就不是原则问题,更不是法律问题。而且,这只是“防控工作中”出现的问题,而防控才是当前的大局,就算有错,也应该“服从大局”,大事化小,小事化无。

新华每日电讯在报道此事时,配发了《紧绷之下,警惕抗疫中的“情绪对立”苗头》的评论文章,指出“那些坚守在防疫一线的基层党员、社区干部、网格员、志愿者、民警、保安,其实很不容易”“当他们按防疫要求开展工作时,如果他们声音有些生硬,表情有些僵化,也希望大家多些包容、配合。”新华每日电讯是新华社出版的日报,连央媒都呼吁大家以“包容、配合”的态度对待此类事情,可见以“道德”衡量是非对错,早已深入人心。

关于此事,《人民日报》旗下新媒体侠客岛发表一篇题为《打着防疫的旗号,就能为所欲为吗?》的批评文章,作者的答案当然是否定的,但事实证明,答案是肯定的。因为“红袖章”不仅可以理直气壮地冲进别人家里砸麻将桌和打人耳光,而且此事还能和解。更奇葩的是,此事不是通过“私了”而是通过“公了”的方式实现和解的。事情发生后,先是“乡长两次登门道歉”,后是当地司法所进行人民调解,结果当事村民不仅“给予谅解”而且还出具了“书面谅解书”,也就是说,此事已经非常正式、圆满地解决了。

为什么打着防疫的旗号,就真的可以为所欲为,而且还能获得“谅解”和“公了”呢?因为打折防疫的旗号,带上红袖章,就可以掌握掌握道德裁判权,就有了“道德战胜”的绝对权力,这种自带光环的优越感和自我赋能的特权,可以冲破道德和法律的限制,可以“为所欲为”。

如果说官僚主义、特权思想是“官状病毒”,那么,这种同样普遍存在且根深蒂固的道德优越感和“道德战胜法”,则是潜伏极深、危害极大的“德状病毒”。这两种病毒交织在一起,甚至不需要“人传人”,因为它们已经成了不少人的思想基因,可以代代相传。

总之,法治任重道远,在很大程度上就因为有“德状病毒”和“官状病毒”思想病毒的顽固和普遍存在。冠状病毒只是这两种思想病毒集中暴露的特殊机遇,在全国人民共同战疫的当下,相信冠状病毒被打败是很快的事情,但要战胜官状病毒和德状病毒,就只能是持久战。主要原因倒不在于它们普遍存在、根深蒂固、难以战胜,而首先因为全社会尚未形成必须、马上、彻底将它们扑杀、消灭的强烈共识,当然也就无法形成强大合力,取得重大进展。(文/李蓬国)

443 浏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