战役不取胜,疾控不熄灯——记者探访离病毒最近的人


1月30日,全省启动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第六天,大庆已确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5例。今天,记者走进市疾控中心,探访实验室内离病毒最近的人。

踏进市疾控中心大楼,工作人员就开始对记者进行电子测温、酒精喷洒、免洗手消毒凝胶全面消毒。工作人员全都穿着白大褂,戴着口罩,走廊间的门牌上“病毒”、“限制性”、“检验”等字样让记者瞬间就感受到紧张的氛围。

“实验室在最里面,那里才是检测病毒的核心,也是最高危的地方。”市疾控中心宣讲科刘国霞和同事领着记者走向实验室,突然止步在金属包裹的玻璃门外,紧闭的大门上还挂着一把红色链锁,门上黄底黑字贴着“生物危害”、“二级生物安全实验室”、“外来人员未经许可严禁入内”等字样。“前边是换衣间,实验室就在最里面。就到这吧,我也是第一次来。”他们对记者说。

“进实验室必须三级防护,危险性很高。”坚守实验72小时的实验室科主任王君,刚从实验室里出来睡了几个小时。他告诉记者,每次进入实验室都要先换上一次性蓝色无菌服,再换防护服,全副武装才能进入。

市疾控中心实验室共有9人,承担着全市病毒检测任务。58岁的王君和62岁的退休返聘专家高亚杰,在除夕前一晚接到全市首例新型冠状病毒样本检测任务时,为了保护年轻人,扔下一句“不要动,你们家里孩子都小,我们上。”就一头钻进实验室,这一进去就是三天。大年初二凌晨五点,一直守在实验室外的年轻工作人员坐不住了,隔着玻璃窗看着两位老前辈夜以继日地检测,实在不忍心,年轻人们硬是把他俩从实验室拽了出来。“请战!”、“我们上!”此后,实验室的9名工作人员开始轮番上岗。

此时,记者所处的位置和实验室隔着两层玻璃和一个通道。向他们问候,却根本听不清里面的人说了什么。为了让市民通过我们的采访了解到实验人员的工作状态,展现他们冲锋抗疫的决心,经领导特批,记者进入了通道,与他们只有一层玻璃之隔。

大图模式

从左至右:赵振、周唯、张春苗。他们说:“病毒不灭,我们不休!”

通道一米多宽,每个角落都用白色胶条密封。透过方形玻璃窗,实验室一目了然。实验室由七八个小屋相连,每个屋子不大,里面摆放着各种检测仪器,三人站里面就显得很拥挤了。屋与屋之间通过传离窗相连。三名工作人员赵振、周唯、张春苗,正透过防护眼镜或隔离罩做着实验。

“里面是紫外线,能够灭杀病毒。”实验室里的赵振是实验室副主任,他刚从扶贫前线请战归队。只见他把塑料密封的送检单放进墙上一人高位置的传离窗。

大图模式

从扶贫前线返回支援战斗的赵振

一旁年仅33岁的周唯坐在负压操作台边,小心翼翼地接过采样管样本,准备操作最危险的检测核酸提取工作。周唯是实验室病毒组组长,曾代表我省参加国家传染病防控应急大赛。

大图模式

病毒组组长周唯坚毅的目光

王君告诉记者,在开盖过程中,病毒暴露,一旦操作不慎极易感染。但他们心里很有底,因为他们的实验室在全省流感盲样考核中连续12年100%合格,全省唯一、全国少见。

大图模式

最危险的检测核酸提取,暴露的病毒一旦操作不慎极易感染

屋里的三人操作有条不紊,屋外的人却很紧张。“如果检测成阳性,就要第一时间送到省疾控中心实验室复检,最终确定患者是否确诊。”

疫情从武汉蔓延至大庆,这里的工作人员整天和最危险的病毒打交道,他们是当之无愧的“隐形战士”。他们每天重复着取样、检测、送样,连轴转。一次检测四五个小时,不能喝水,流再多汗、再口渴,他们都得忍到脱下防护服的那一刻,每个人都全身是汗、脸上都被护目镜勒出了血丝。与家人聚少离多,他们没有怨言独自扛着;就连吃饭都会把自己关在封闭的小屋里,睡觉也是一样。但与身体上的疲惫相比,更让他们难过的是样本检测结果成阳性。

在抗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战役中,最关键的环节是诊断、救治、流行病学调查、密切接触者隔离和被污染环境消毒。在这五个环节中,除了救治环节由临床医生承担外,其余四个环节主要由疾控人员负责。而实验室又是疾控中心最高危的工作,他们是与病毒最近的人。

他们进入实验室前的誓言又似乎回响在记者耳畔:战役一天不取胜,疾控一刻不熄灯……

1353 浏览